音樂製作人的人生

與格林美獎得獎音樂製作人 Chuck Ainlay 的問與答

是甚麼讓歌曲能從概念成型,並登上 Billboard 受歡迎排行榜的位置?音樂製作人 Chuck Ainlay 帶我們瞭解幕後的錄音室,並與我們分享他與 Mark Knopfler、Lee Ann Womack、George Strait 和 Taylor Swift 等歌手合作的經驗。請閱讀下文,以瞭解格林美獎得獎音樂製作人的生活。

問:是甚麼讓您想成為音樂製作人?

Ainlay:我記得在我還是小孩時,曾看著專輯封面上的鳴謝清單,並想著如果能成為製作單位的一分子該有多好。您能夠想像到自己變成 George Martin,然後告訴別人您是 Beatles 大碟的製作人,這件事有多麼不可思異嗎?

問:音效工程師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Ainlay:沒有相同的一天,這就是我喜歡這份工作的原因。雖然有時候會很平凡和需要技術,但與一眾歌手合作,並完成一首歌曲就是我工作。混音是另一個會讓您混然忘我的領域。有時候,處理一整天的混音後,我可能需要數小時才能感到自己回到現實。。

問:在您所製作的眾多錄音中,您最喜歡哪一張?

Ainlay:我最喜歡的永遠都是我最後所製作 George Strait 的「Cold Beer Conversation」,但很難從中選擇最喜歡的歌曲。部分歌曲能在商業方面取得巨大的成功,這固然十分好。但是有部沒有人注意到的歌曲同樣扣人心絃。當您走進錄音室,並與能夠控制您情緒的人一起工作,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

問:有沒有任何特定例子?

Ainlay:我想到的一個特別的時刻。那是在幾年前,我正在製作 Lee Ann Womack 的專輯。樂隊正在練習專輯的第一首歌時,她在工作室出現了。當她踏進主唱的位置,並開始唱歌,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樂隊從她身上得到能量。而往後的整個星期都十分精彩。那這張專輯就是被提名角逐格林美最佳鄉村音樂專輯,以及最佳非古典專輯策劃獎的「The Way I’m Living」。

問:看著歌手創造自己的音樂,您有甚麼感受?

Ainlay: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與 Dire Straits 和 Mark Knopfler 製作結他配音時的情境。當時我認為 Mark 可能是其中一位最出色的結他手,而他正坐在我身邊進行精彩的獨奏。

問:您會比較喜歡與名人還是新人合作?

Ainlay:都喜歡。在名人指定您作為專輯製作人時,即代表您已取得成功。而我們主要的是與未被發掘的新歌手合作。我還記得為 Taylor Swift 製作第一張專輯時,她還是 16 歲。我回家後馬上告訴太太,她將來必成大器。專輯造就了您,並讓您的事業得以延續。

問:您首次贏得格林美獎時有甚麼感受?

Ainlay:我永遠不會忘記贏格林美最佳環迴立體聲專輯大獎時的感受。當時我正在猶他,與我的朋友進行滑雪之旅。在那一天結束,我們正前往按摩的時候,我接到一位看處頒獎典禮的朋友的電話,告訴我這個好消息。當晚,我是在按摩浴室中最酷的人。

問:高解析度音訊有甚麼特別?

Ainlay:只需使用高解析度音訊,消費者便可在家中下載音樂,並在可攜式裝置上聆聽有如錄音室所能聽到的音效。沒有生命的已壓縮 MP3 將會消失。高解析度音訊所採用的高取樣率和位元深度,能為您呈現錄音時的真正效果。

音樂和生活:樂迷及音樂發燒友的潮流趨勢及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