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訪問 SONY 旗下藝人

Marty Friedman

1990-2000 年間,Marty曾為重金屬樂隊「 Megadeath 」擔任主音結他手。後來在 2004 年移居到日本。他喜愛各種的音樂風格,包括 JPOP 。

必不可少:容易操作的隨身播放器

自 2004 年移居日本後,Marty在當地的音樂界相相當活躍。他身兼電視節目主持人、表演者、作家,更擁有旗下的唱片公司-而這只是他一部分的身份。他會談及高解析度音訊對音樂工業的影響。

採訪:blueprint / 攝影:Yohei Takeuchi

問:您來自美國,請問您第一次接觸 Walkman 是甚麼時候?

答:就在我青少年的時代。當時您只會在家中或到音樂會聽音樂,但我念高中的時候,最愛聽著音樂、帶著巨大的揚聲器四處走,因此當我第一眼看見 Walkman 的時候,我真是驚喜非常。

問:您會聽甚麼種類的音樂?

答:通常我會聽我正在寫的曲子。有時當我長時間困在錄音室裡反覆聆聽,我會難以辨別好和差的作品,所以我會在公園或神社散步時聆聽。這樣做曲子聽起來會像別人的作品-使我能自然地評價它。

問:看來隨身播放器於您的創作而言不可或缺,請問您使用高解析度音訊 Walkman 的感覺如何?

答:與 mp3 播放器相比,它使低音區的聲音更為悅耳。但對我而言,與其單純追求「更高規格」或「更高質素」,不如擁有一部耐用和容易操作的隨身播放器。

問:身為一個作曲家,您怎樣看高解析度音訊?

答:的確,與母帶相比, CD 或壓縮音訊檔的音質會較差,但我並沒有太介意,也就是說,我都會告訴我自己:「不要忘了一般人的感受。」所以我編曲作業會用好喇叭,但最終調整時還是用便宜的喇叭來聽。

問:如果高解析度音訊成為主流,它可以改變音樂的製作流程嗎?

答:在不久的未來,智能手機將會兼容高解析度音訊。到時候,不只是對製作,而是對整個音樂產業都有益,因為「有錢能使鬼推磨」。要做好音樂需要錢...然後我們想要聽眾在喜歡的音樂上花錢。如果大家都試用這個 Walkman®,可能就會想要有高解析度的專輯,這當然就對整體音樂產業和音樂人都是好事。

問:好的,是最後一條問題了。對您而言,甚麼是音樂?

答:我會說音樂是我生活的全部。如果我被困在荒島上,身上只能有一件物品,那肯定是一部有一噸記憶體的音樂播放器 (笑) 。

志倉千代丸

聽眾真正需要,而且願意買的,是能夠刺激擁有欲的音樂。

音樂人的真正期望

享受錄音室級的高解析度音質,每個細節都聽得一清二楚。揚聲器每個組件的配合,將音訊完美無瑕地呈現,而嶄新的技術(例如數碼升頻)創造極致的聆聽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