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大師:Phil Nicolo

格林美獎得獎音樂製作人分享對高解析音訊的見解及更多內容

Phil Nicolo 自童年起,便沉醉在他父親最愛的歌劇聲中。在他聽到英國著名四人樂隊組合的搖滾音樂後,一首「Beatlmania」令 Nicolo 印象極深,令他有志發展音樂事業,追尋永不完結的悅耳旋律。自從在父母的閣下樓開設首間錄音室後,Nicolo 便與 Aerosmith、Bob Dylan、Lauryn Hill 等人合作。Nicolo 身為美國格林美大獎得主兼音樂製作人、錄音室老闆、混頻器和母帶工程師,與其雙胞胎兄弟 Joe 攜手合作,為眾多唱片擁有白金銷量的明星及新晉歌手製作音樂。 

繼續閱讀了解更多 Nicolo 一生對音樂的熱誠、啟發音樂製作人的建議及講述高解析度音效如何提昇樂迷及音樂界人士的音樂質素。

 問:您對音樂最早期的記憶是甚麼? 

Nicolo:我對音樂最早期的記憶在我未學懂說話前就形成了。我的父親是個超級歌劇迷,我的童年就是聽著 Giuseppe Verdi 的「La Traviata」、「Rigoletto」、「Aida」、Giacomo Puccini 的「Tosca」、「La Bohème」、「Madame Butterfly」、Gioachino Rossini 的「The Barber of Seville」、「La Cenerentola」及「La Gazza Ladra」等等長大的。我在牙牙學語時就開始接觸這些美妙的音樂,我想就是這樣培養了我對音樂的熱誠和喜愛。當我在 1964 年聽到 Beatles 的歌時,我便知道,我此生注定要與音樂結伴。

問:您如何開展您的音樂事業?

Nicolo: 當我和我的雙胞胎兄弟開始入讀坦普爾大學時,我們便在父母的閣樓建立了一個錄音室。我們透過一間零售商 (Stereo Discounters) 將所有音響設備套現,並將得來的資金全都投放在錄音室。

問:開設個人錄音室對您而言有甚麼意義? 

Nicolo: 雖然在閣樓開設的錄音室是一個不錯的開始,但我們最終還是搬出了父母的閣樓,於 1980 年在費城市中心開設了首間真正的錄音室,名為「Studio 4 Recording」。我們遇到過不少預料之外的挑戰。製作好的錄音是一回事,然而尋找新商機又是另一回事。當時,我們盡量擴闊工作領域,在能力以內的事都會盡力去做(回報有時非常低,只是為了保持錄音室運作),一步一步地建立屬於我們的錄音室。我們的堅毅和努力終於得到回報,成為費城其中一間頂級的錄音室。

問:與您的兄弟 Joe 合作製作音樂,是怎樣的一回事?

Nicolo:我和他非常合拍,是很好的伙伴關係。雖然我們是雙生兒,但我們對事物仍有不同看法。我和他有著類近的音樂喜好,但其實截然不同。他偏好 hip-hop 音樂,而我則比較喜歡搖滾。我比 Joe 更喜歡進行混音及後期製作的處理,因此在合作時,我發現自己常常把他推開一旁,因為我寧願自己親自動手處理。

問:您認為應具備甚麼條件才能成為一位成功的音樂製作人? 

Nicolo:要成為一位成功的音樂製作人,您必須具備聆聽及與歌手溝通的能力。但說到最重要的條件,莫過於是耐性。讓歌手表達自己的構思是非常重要的,即使有點天馬行空,您也必須聆聽。當您開始踏上一條看似不太尋常的路途時,您永遠不會知道終點在哪裡。因此,您永遠不會知道奇蹟在甚麼時候誕生於您的眼前。

問:與您合作過一眾明星當中,誰是您最喜愛的?您最喜歡製作哪一種音樂類型? 

Nicolo:我很幸運地能與一眾非常出色的明星合作,要我說出最喜歡誰,實在不易。我最喜愛的頭幾名是藍調音樂人 Taj Mahal 及 R&B 歌手 Lauryn Hill,他們都是非常出色的音樂人,永遠都會付出全力的表現,而且期望其他人能跟他們一樣努力。 

我喜歡所有類型的製作,而我亦十分幸運地能製作不同的音樂類別,但我的摯愛仍是傳統爵士樂。

問:如果您可以選擇與一位音樂人合作(在世或已故),您會選擇誰? 

Nicolo:無需多想,我一定會選擇 John Lennon。我很榮幸能夠與 Yoko Ono 為 John 的再版個人專輯合作。如果能在 John Lennon 還在世時與他合作,必定是我莫大的榮幸。

問:目前為止,事業上令您最自豪的是甚麼?

Nicolo:最令我自豪的一次就是為 Spanish Harlem Orchestra 的暢銷專輯「Across 110th Street」進行 騷沙音樂/merengue 混音和母帶處理而獲得 2005 年格林美大獎。對我而言,能夠因一種我仍在學習的音樂題材而獲得格林美大獎,是最令我高興的事。騷沙音樂流派就如其他音樂類別一樣,擁有獨一無二的音效、質感、編曲、音樂動態及樂器。我花了一段時間,才能把這些東西搞清楚,並理解如何運用在騷沙音樂音樂中。我衷心感謝製作人 Aaron Levinson,向我灌輸了騷沙音樂這種充滿愛和熱情的音樂。

問:您對高解析度音效有甚麼想法?

Nicolo:對我們這些視音樂如生命的人來說,高解析度音效是不可或缺的。即使音樂在過去幾年不斷進步,但音質卻因為使用 MP3 及串流平台而變差,這是一件令人傷心的事。我們是時候將潮流逆轉,教導人們何為出色的音質,並讓他們開始接觸。只要欣賞高解析度音效的人愈來愈多,他們就會知道何為悅耳悠揚的音樂。您怎會不想以驚人的細節及間隔聆聽您最愛的歌手的樂曲呢? 

問:您如何教導別人何為好的音質及音樂?您為甚麼認為這是重要的? 

Nicolo:2003 年,我入選為坦普爾大學的名人堂。當年,他們邀請我擔任「高級音樂錄音技術」課程的講師,我自此便以客席教授的身份授課。圍繞在年輕人身旁,重新探索自我及學習新的東西,令我感覺十分良好。我很喜歡教導別人何為好的音質及好的音樂製作。要將這些知識傳承到下一代,我們必須在所有音樂領域中維持高質素的水平,由製作到創作缺一不可。

音樂和生活:樂迷及音樂發燒友的潮流趨勢及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