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sse McCartney 360 度實景音效率先聽賞

我們與 Jess McCartney 暢談了於現場表演的興奮感覺,他對 360 度實景音效的初次體驗,以及他所贊同的構思。

與 LIVE NATION 聯乘之作

Jesse McCartney

jessemccartney-still

Jesse McCartney 出生於紐約市,他的職業生涯包括擔任音樂表演者、作曲家和各類型的演員。11 歲時,他作爲美國廣播公司 (ABC) 《All My Children》電視節目的常規演員,並獲得兩項日間艾美獎提名。與此同時,他還是流行樂隊 Dream Street 的成員,該樂隊的首張專輯銷量超過 80 萬張。
16 歲時,Jesse McCartney 推出了他的第一張個人專輯《Beautiful Soul》,銷量超過 180 萬張。2008 年,他和 Ryan Tedder 共同創作了 Leona Lewis 的熱門單曲《Bleeding Love》,這首歌在 34 個國家排名第一,是十多年來唯一一首取得如此輝煌成績的歌曲。這首歌獲得了格林美獎提名,並獲得了美國作曲家、作家和發行商協會 (ASCAP) 的年度歌曲 (2009) 獎項。Jesse 第三張專輯《Departure》中的單曲《Leavein’》在 2008 年美國電台的熱門金曲 40 強中高踞榜首。專輯的其他熱門單曲還包括《She’s No You》、《Body Language》、《How Do You Sleep》、《It’s Over》 和《Shake》。他的演出角色包括在電視劇和電影中擔任主角,比如 《Summerland》和《Keith》,以及《Hannah Montana》和《Fear The Walking Dead》中令人難忘的客串角色。McCartney 曾在 Alvin and The Chipmunks 系列電影中爲 Theodore 等經典角色配音,目前在《 Young Justice 3》中飾演漫威的超級英雄夜翼。
2018 年,他開始了以單曲《Better With You》命名的巡迴演出,演出門票火速售馨。2019 年 The Resolution Tour 巡迴演出美國站拉開序幕,Jesse 將首次到東南亞演出。他目前正在創作將於 2019 年底推出的新音樂。

「音樂是我的初戀」

- LIVE NATION

感謝 Jesse 今天接受我們的訪問。您對自己甚早出道有何感受?這對您現在的表演事業又有何影響?

JESSE MCCARTNEY

我在一個喜愛音樂的家庭長大:我的祖父母、父母、兄弟姊妹和表兄弟姊妹都熱愛藝術和音樂,尤以戲劇為主。我由父母撫養長大,他們鼓勵大家圍著鋼琴一起唱歌、一起細聽老舊專輯。這奠定了我的音樂基礎。

我七、八歲時就會伴隨父母到劇院,看著他們為 Rogers and Hammerstein 等本地社區製作組織表演。最終我加入了他們的行列。我們一家會在可容納 500 人的維多利亞風格劇院中一起演出。

當時有幾位來自紐約的人來到郊區,他們告訴我父母「您的孩子表現不錯,您們可以考慮帶他到曼哈頓,看看結果如何」。最終母親帶我來到紐約,我開始為百老匯試鏡。大約一年過後,也許不到一年吧,我終於首次參演——在《國王與我》中飾演路易斯,並由 Haley Mills 飾演安娜。

我在九歲時首次參加《國王與我》的全國巡迴演出;我當時並不覺得這是一份工作,其實現在也是一樣。雖然我有薪水報酬,但我是因為熱愛表演才會演出。我根本沒有考慮過商業因素。全因我熱愛表演,20 年後我仍在表演。不過現在會略從商業角度思考了。[笑] 戲劇永遠是我的初戀。

- LIVE NATION

您年輕時的經歷如何引領您成為一名作曲家?提到歌曲創作時,您現時對自己的事業有何感想?  

JESSE MCCARTNEY

我一直想成爲一名作曲家,在 16 歲時,我想自己會成爲出色的作曲人。但實際上很難做到,因為您在那個人生階段還入世未深。那時的我只是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面對所有青少年都會有的掙扎,而您對這個世界的瞭解也就那麼一點點。

我只是耐心等待,給予自己成長空間,四處遊歷,認識新朋友,從戀愛到分手,經歷痛苦、心痛和浪漫的歲月,所有這些經歷都成為您寫歌時的題材。[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寫歌比以住更得心應手,有一種隨手拈來的感覺,因為我[相比以前]經歷更多,自己正處於黃金時期。我周遊列國,吸收許多世界各地的文化,我談過戀愛,也分過手,您可以說我是開竅了。[笑聲]因此我才可以寫出更好、更真實、更易令人產生共鳴的歌曲。

- LIVE NATION

現在製作音樂對您有何意義?

JESSE MCCARTNEY

就像我說的,音樂是我的初戀。在停滯了一段日子後,我花了約三年半、四年的時間去做其他的事情,嘗試其他創作。回想大約一年前我在錄音室的日子,當時正着手創作這一系列的新歌,我發現自己更得心應手了。回顧 16 歲那時的我,聽着自己編寫的一些唱片,就可以明白爲甚麼唱片公司會說,嗯,我們不會把它放到專輯。

雖然人的進步會放緩,但我仍然在尋求突破。最近推出這一系列歌曲,證明了我作為填詞人、作曲家的能力,我熱愛我的工作。

如今我最享受的是可以將創作的歌曲立刻在網上發佈,只需幾分鐘就可以從多年追隨我的歌迷身上獲得初步反應。在以前要這樣做可不容易,通常要花好幾個月時間才能弄清楚大家對某首歌曲的整體評價是如何。

- LIVE NATION

我們希望就此得到更多反饋意見,但首先想問問您:您的生活中是否不能沒有音樂創作?

JESSE MCCARTNEY

當然。音樂是世界共通的語言,聽起來很老套,但是事實。我可以去日本,但不會說日文;但當我演唱時,我可以從觀眾的臉上看到這首歌給他們的感覺。正正是這種舞台力量,讓您在演出期間即使與台下觀眾互不相識,但仍然能彼此相通。

我幾乎每天早上喝着咖啡時,都會開啟 Spotify 聽歌;在駕車時,我也聽歌,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相信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

- LIVE NATION

在成千上萬的歌迷面前表演,對您來說有何意義?

JESSE MCCARTNEY

嗯,我最擅長在現場演出。我從一開始就已經在舞台演出,而劇院是我最初接受挑戰的地方,所以我對舞台並不陌生。[現場表演]讓人趨之若騖的地方在於您可以直接看到人對一首歌的反應,觀察他們的反應已經變成了我的習慣。每當我寫了一首歌,我會在大學演出或我的巡迴演出中演奏,這首歌沒有人聽過,也從未發行。您會立即獲得這首歌的反饋,觀眾是否喜歡,或者他們對這首歌根本沒有感覺,您會立刻察覺得到,這是我最喜愛的表演部分。

而我亦喜歡演奏大家耳熟能詳的歌曲,演奏熱門歌曲從來不會讓人厭倦,當所有人跟着唱的時候,那種感覺實在難以形容。沒錯,如今我很熱衷於在台上測試新創作,這是我的新嘗試,我可以寫點甚麼,然後在台上演奏它,再看看觀眾是否喜歡。

- LIVE NATION

您的歌迷對你有多重要?

JESSE MCCARTNEY

我很幸運,這個年代的人很容易被新鮮事物吸引,而我的歌迷多年來卻一直忠實地支持我,我覺得他們在這方面與潮流背道而馳。他們一直的支持對我意義非凡,

尤其是在過去的一年半,他們展示了對我堅定的支持和忠誠。我已經有一段很長時間沒有接觸音樂了,我對推出新作品感到擔憂,因爲我不知道反應會如何,我不知道大家會否在意。然而,專輯的銷售成續反映了歌迷對我的支持;我們今年的巡迴演出亦曾經兩度售馨,這成績證明了歌迷對我如此忠誠。

jessemccartney-play-1
jessemccartney-play-2

「Sony 的願景還有他們公司的核心哲學,是要通過音效和音樂傳達「感動」(kando) 的體驗…我喜歡這樣的想法」

- LIVE NATION

您正錄製新專輯吧?現在過程如何?新專輯對為歌迷帶來最佳作品為何重要?

JESSE MCCARTNEY

其中一點是,歌迷可分辨真偽:他們清楚您有多真誠,清楚您到底有沒有努力嘗試。我最常看到歌迷的反應是:如果我幾天沒有在社交媒體發佈訊息,他們就會說:「您消失了;您要離開了;您又來了;別這樣做」。歌迷絕對可讓我保持警惕,我喜歡他們,亦感激他們。

作為歌手和完美主義者,對於關心我在創作甚麼的人,我希望出產優質的作品、創作精彩的歌曲。我希望盡己所能編寫最好的作品。我想用歌曲喚起痛苦、興奮或浪漫感受。我想以歌曲影響我的聽眾,無論運用哪一種情感。我只是想將歌曲轉化成他們能產生共鳴的東西。我認為這是音樂的最重要功能——所以我往往認真製作,不會敷衍了事,並做足一百分。

- LIVE NATION

您現正醉心音樂工作,我聽說這一切源於歌迷對《Better With You》(因您而美)的反應。您在去年初推出這首單曲時打算只管嘗試,不知道……

JESSE MCCARTNEY

是的,就像《Here I am》(我在這裡)。《Better With You》(因您而美)是整個音樂製作項目的催化劑。這是我想嘗試的風格,並且就如您所言,想看看效果如何。我清楚自己想將心中所想的概念製成影片,而高收費內容就是我預期中的模樣。由動聽歌曲搭配精彩視覺效果,究竟反應會如何呢?我並沒有為大眾的反應做好心理準備。此時此刻,我主要醉心作曲——早前我舉行太多巡迴演出了,雖然都是很好的經驗。

但我只編寫了幾首歌,現在我要努力完成這個項目,我很滿意目前的進度。但我這次不會推出專輯大碟,我還需要多創作幾首歌曲,希望今年內能夠完成。

- LIVE NATION

能否談談您和歌迷之間的關係,以及您和他們保持聯繫的方法?

JESSE MCCARTNEY

它的發展日益強勁,尤其是在最近三四年,社交媒體在音樂領域有着如此強大的影響力。在我推出個人第一張專輯《Beautiful Soul》時,身邊總有一群人,包括公關、市城推廣團隊,他們會告訴您,好吧,我們要這樣做,然後我們要飛到這裏,然後您要接受這個專訪。這些事情仍然很重要,但現在最大的轉變是我們有了社交媒體。

現在我不需要做[很多] 10、15 年前與唱片公司簽約時必須做的事。我只要拿起手機,在 Instagram 分享或 Twitter 發佈一首我正在製作的歌曲其中的 20 秒,然後就可在網上獲得即時回應。我會閱讀這些回應,每天花一小時瀏覽直接給我的短訊,回覆我的歌迷,看看他們的近況,有時甚至關於他們的個人生活,或者關於他們不喜歡某些做事方法,我會和他們傾談,例如,您不喜歡甚麼?這些對話都是即時發生。

他們可以與您直接溝通,這是[以前]辦不到的。在過去當歌手都有一種神秘感,您總是站在幕後,而他們永遠無法看到幕後的情況,您能想象嗎?然後您站到舞台中央,開始表演,一展所長。現在和以前完全相反,我們生活在一個內容至上的年代,當歌手有 25% 是關於音樂,另外 75% 是關於您午餐吃了甚麼?我認為這種轉變也改變了歌手和歌迷之間的關係,我認為現在的人都看重內容,包括要讓人一睹您的日常生活和瞭解您真實的一面。

- LIVE NATION

在您上一張專輯《In Technicolor》推出後,聽衆曾經說這張專輯代表了您「更成熟的聲音」;您已談論過「做對了」是指在新音效和傳承舊作品之間來回探索。這種想法現在對您來說有何意義?對您正在創作的音樂意義為何?

JESSE MCCARTNEY

於我而言,所做之事是否正確需視乎目標而定。我認為 In Technicolor 做得沒錯。我當時雖然較年輕,但真的有努力嘗試透過專輯呈現一種音效。我嘗試倣效類似 70 年代末至 80 年代初的流行音樂,同時作出致敬。

即使是[現時的]音樂製作項目,錄音室內仍會發生這種事——大家面面向覷,只懂重覆「對對,聽起來不錯,效果很好」。我對自己非常嚴格:在準備推出音樂前,我會花費幾個月時間作不同嘗試。我身邊還有一支團隊,我信賴他們的音樂頭腦和品味。[是否走在正途路上]確實很難界定,這不是甚麼好答案——但時候到了您就會知道。您可以感覺得到。

順便一提,有時您會自以為感受到了,結果卻錯漏百出。換言之,我們根本一無所知,這正是妙處所在。您渴想亦希望自己有所作為,但當踏上舞台後,大家的反應卻是:「免了,下一個」——結果要重回起點。而有時您會寫出自己滿意的歌曲、用盡所有[心力]來創作、加入新編排或新混音效果……最終大家亦同意「對,就是這樣」。

我認為音樂人和作曲家需竭盡所能、做到最好,餘下的部分則交由觀眾決定了。

- LIVE NATION

您身為製作人,同時兼任歌手和作曲家,一人要分飾多角究竟有多大挑戰?

JESSE MCCARTNEY

我很少在寫歌的同一天錄製人聲,因為我喜歡讓歌曲有時間發酵,再好好沉澱,尤其是旋律的部分。我認為與歌曲相處愈久,它愈能成為您的一部分,這樣您就能盡情發揮,以更完美的方式演繹這首歌;我認為這樣做對掌握歌曲的旋律至關重要。

但當踏入錄音室的那一刻,我就會進入人聲製作模式,我清楚自己可以做些甚麼。在錄音室打滾多年,與全球頂級配唱製作人共事,我見識過各種製作上的取捨,如何補強歌曲某一句,或者減弱其中一部分。經過這幾年,我覺得對掌握自己的聲音愈來愈在行。

然後作為製作人,站在製作的角度,您需要決定歌曲[需要]或不需要些甚麼。我已經習慣了為歌曲去蕪存菁,只保留那些能讓歌曲變得動聽的部分。

雖然每天需要代入不同崗位角色,而且要花長時間才能製作出好作品,但我很享受。

- LIVE NATION

作為音樂製作人,您能否談談歌曲或唱片的音效,在與觀眾建立情感聯繫方面有多重要?

JESSE MCCARTNEY

我一直以來最喜愛的唱片是那些有很少音效,很少人聲,就好像 Michael Jackson 以前的音樂。Thriller 和所有 MJ 唱片伴隨我長大,對我來說,您能在歌曲中聽到那些與和弦、旋律無關的小音效,

往往能打動你,好像 Prince 常常用結他發出的「他、他」聲,僅是這點小音效,卻成為了整首歌的焦點。

作為音樂製作人,我們都在尋找這些微妙時刻。有哪些小元素能讓您俘虜歌迷的耳朵?我剛發行的新歌比以往更能做到這一點,我覺得《Selfless》擁有這些小元素,《Soul》也有,《Better With You》是單純的結他重複樂句,但我們在混音時加入的延遲和殘響效果,令這段重複樂句成為歌曲中最令人難忘的部分。

音效是聆聽歌曲時最重要的元素,尤其是聆聽新歌的時候,您希望新歌能讓人百聽不厭。

Sony 的願景還有他們公司的核心哲學,是要通過音效和音樂傳達「感動」(kando) 的體驗。「Kando」是一個日文字詞,意指與情感聯繫、被感動或者激發出強烈情感的力量。

我喜歡這樣的想法。

jessemccartney-play-3
jessemccartney-still

「我身處罕有的位置,站在舞台的一邊,就好像受到磁力吸引一般。」

- LIVE NATION

Sony 的目標是透過音效和音樂聯繫情感,您能回想起自己被一首歌深深打動的音樂體驗嗎?

JESSE MCCARTNEY

我最美好的回憶是四、五歲時。父親駕車經康乃狄克州往祖母的家,我坐在汽車後座,看著沿途不斷變化的景色。祖母住在這個湖上一個偏僻的地方。我們會聽着 James Taylor 的 Sweet Baby James,我記得我愛上了這首歌的旋律,那是當時最動人的旋律,可以哄我入睡,也可以讓我振奮起來。這首歌體現您想一首歌能做的事,在某種程度上,這是所謂的「感動」 (kando),對吧?

那張專輯讓我「感動」了。我當時只是個孩子,我在想,天呀,音樂是這個地球上最神奇的東西,聽了這樣一張專輯之後,我真的覺得我甚麼都不想做,我會重複播放這首歌,直到現在我還會在駕車時在我的最喜愛歌曲中重複播放這首歌。[笑聲]所以那時候應該是我第一次體驗日本人所說的「kando」。我喜歡,我會開始一直使用。

- LIVE NATION

您是否看過歌迷以這種方式回應您的音樂?您是否曾與歌迷互動,並得悉自己的音樂觸動了他們的情感?

JESSE MCCARTNEY

我想最近一次有這種感覺就是推出《Better With You》時。在離開音樂界一段長時間後,我認為[我的歌迷]沒有期待我發表任何新作品。《Better With You》有一種懷舊的味道,讓人聯想到我早期活躍時的歌聲,像當年那首《Beautiful Soul》。雖然我覺得新曲的音效聽來更成熟,但當中仍有可勾起昔日感覺的元素。新曲開始在 YouTube 上獲得數以百萬計的串流和收看次數,再次掀起一股熱潮。這是對歌手和他的歌曲的情感反應,也許是歌迷沒有想到會再次聽到這歌聲。我當然很高興看到歌曲能獲得[如此]大量的正面評價。

- LIVE NATION

您在現場表現時,能夠看到觀眾的情感反應嗎?

JESSE MCCARTNEY

對,真的很震撼。每個人都舉起並揮動開啟電筒的手機,真切讚賞這首中速節奏民謠。能看到觀眾對這首新歌如此反應,是頂級的舞台體驗之一。這種反應與我在音樂榜上其他大熱歌曲得到的迴響一樣強烈,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實在太好了。

- LIVE NATION

聽著大批歌迷唱出您的歌詞一定感到妙不可言。您能描述一下那種感覺嗎?以及如何牽引您的情緒?

JESSE MCCARTNEY

作為一位喜愛表演的人兼音樂愛好者,每當聽到熟悉愛歌的頭幾個和弦,就可瞬間返回生命中的某個時刻——不論何時,不論年歲。歌曲可同時觸發許多回憶,令您忍不住一起和唱。而我站在舞台上,可謂身處比較罕有的位置。

效果猶如磁鐵相吸——您清楚時刻快將來臨、知道自己快即開口,您環視大家,在和弦啟奏前默默不語。繼而和弦響起,全部觀眾隨即哄動。在那一刻,彷彿每個人都在想:「噢,您也在這裡。您還記得吧,您當時為此身在該處。天哪,讓我們一同合唱吧。」在那一刻,眾人身心相連——那是一種非常美妙的感覺。

- LIVE NATION

置身表演現場和聆聽自己的音樂重播是截然不同的感覺。讓歌迷以最佳方式去聆聽您的音樂這回事,對您來說有多重要?

JESSE MCCARTNEY

我想作為歌手,大家都追求創作出一流音樂和錄製純淨音效。我指的是作爲一個多年來聽過這麼多唱片的人,您知道哪些音效稱得上為完美,或者能聽出音效有點混濁。有時候您需要提升音效;有時候又發現某部分音效太過突出,因而分散了聽眾對歌詞的注意力。
當混音完美;當您沉浸在歌曲中,一切都那麼完美的時候;您就能感覺到幸福。當您製作出一張音效近乎完美的唱片時,就好像取得了至高無上的成就。

我的歌迷在聆聽專輯時能夠獲得跟我一樣的體驗,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我是為了他們而製作這些專輯,我希望他們能聽到最好的音樂,歌迷是我創作音樂的原動力。麵包師傅是不會售賣烘得半熟的麵包,而是想烘出完美的麵包。我不知道為甚麼會拿麵包師傅做比喻,但道理如出一轍。

- LIVE NATION

今天有許多人是戴着耳機聽音樂。Sony 的 360 度實景音效技術將整個聲音領域帶到一般耳機。讓歌迷能夠沉浸在您的音樂世界中,這會是您要進一步探索的方向嗎?

JESSE MCCARTNEY

我急不及待要體驗一下這種音效。雖然我還沒有親耳聽到它的效果,但我想這應該會是另一個層次的享受。任何能提升音樂聆聽體驗的方法,記得邀請我試試。

- LIVE NATION

我記得您不時說:「要認同好的想法」,看來您對新技術和新的做事方式保持開放態度。

JESSE MCCARTNEY

百分百。如果 360 度實景音效能讓音樂昇華,或者讓聽眾可以更加陶醉於音樂體驗中,很難想像誰能抗拒這種享受!

- LIVE NATION

當您在錄音的時候,在適合的時間得到適合的音效可以為歌曲帶來甚麼影響?

JESSE MCCARTNEY

當您創作一首歌,或者在構思作品期間,有時需要加入額外元素來使作品與別不同。那元素有時是人聲,有時是鼓聲,有時是音效;您永遠不知道會是甚麼,但這種元素關係到您能否[製作]出一首極為動聽易記的歌曲,讓人銘記多年。我認爲每個音樂人都在努力尋找這種元素,尤其是製作流行音樂。

我們一直尋求這種元素,例如甚麼會悅耳動聽?還差點甚麼元素才可以把歌曲帶到另一個層次?這是錄音室生活的一部分,不斷搜尋、研究新的音效,作一些古怪的嘗試,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然後期待着大家說「是的,是的,就是這樣。您聽到嗎?就是這樣!」那一刻降臨

我最近錄製了這段人聲部分,當時我們將這部分加快,導致人聲變調,變得更高音。我們用上了無數方式去切割這部分,然後又把整段倒轉過來,又用聲碼器或者合成器去運行這段人聲,我們在這部分加入一些奇怪的處理手法。最後我們在歌曲加入這種音效一兩次,而它亦成為了這首歌讓人期待的部分。對了,這就是我們追求的悅耳動聽感覺。對於那元素的最貼切的說法是——您喜歡的頃刻,您會覺得「咦,那是甚麼?」我喜歡,我喜歡聽到它的感覺。

- LIVE NATION

這告訴大家,要在錄音室取得精彩音效可有多麼複雜。

JESSE MCCARTNEY

絕對沒錯。

- LIVE NATION

說到混音:您能講述適當混音對體驗歌曲的聽眾有何作用嗎?

JESSE MCCARTNEY

對我來說,聆聽一首出色的混音歌曲時,最重要是沒有過於突出的部分,能聽到歌曲純粹的一面,沒有任何干擾。這些年我的耳朵被寵慣了,所以也許我比一般的聽衆更敏感,但我還是會把歌曲聽了一遍又一遍。我會單獨聆聽鼓聲或腳踏的聲音,又會單獨聆聽人聲或背景聲;在歌曲中尋找聽起來突兀的部分;然後把歌曲音量調校至非常低的水平,再看看有沒有太過突出的地方。

噢,低音太高了,需要降低幾個分貝,把音量條拉低一點。又或者某段人聲不夠清晰,我們得把它提高。作為一名歌手,我比較喜歡混音中的人聲大一點,也許是我太自戀了,但這就是我,[笑聲]我不想有任何干擾分散我對歌曲的注意力。我認為只有少數混音師擅長專注人聲,如果有幸遇上,那他的混音作品一定是最好的。我知道我要花好多年時間才能做出理想的混音效果,所以每當我完成創作一首歌的時候,我會將它交給專家幫忙混音。

jessemccartney-play-4
jessemccartney-play-5

「我從來沒有試過戴着耳機,用這種方式去聽音樂」

- LIVE NATION

[360 度實景音效示範後] 剛才所聽的是您在最近一場表演中獻唱的幾首歌曲,搭配 Sony 360 度實景音效的混合效果,請問感覺如何?

JESSE MCCARTNEY

我不知道你們在背後對音響設備動了甚麼手腳,但這是我從來未聽過的新音效。我覺得非常震撼,自己的歌曲就好像成為了賣座電影的配樂,變得比生命更偉大。我從來沒有試過戴着耳機,用這種方式去聽音樂。

- LIVE NATION

您有彷如置身表演現場的感覺嗎?

JESSE MCCARTNEY

確實有。感覺就像有一個活生生的我在面前,同時有上百萬的觀眾和我一同經歷這場演出,尤其是當我閉上眼睛的時候。這是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彷彿在看現場表演,太令我震驚了。

- LIVE NATION

我們看見您剛才正在收聽騷靈音樂,並且聞歌起舞——看來這款耳機和您一拍即合吧?

JESSE MCCARTNEY

的確如此。最初我試着去確立對這種體驗的認知,因為這是我從未有過的感覺,和我以前聽到過的所有感覺截然不同。所以剛開始時,我在想「這是甚麼?發生甚麼事了?」然後這種感覺變得似曾相識,您有否去過迪士尼樂園的鬼屋,坐上椅子後您會問:「那是甚麼聲音?」東西會突然從後而出,然後又在面前出現。我真的從未聽過類似的音效,我想只有親身體驗才能夠明白。

- LIVE NATION

您在聆聽《Soul》的 360 度實景音效混音版本時,有沒有特別的感覺?

JESSE MCCARTNEY

對。[在]副歌前,您可以聽到我的結他手 Jacob 彈奏,他彈出這些逐漸增強的音效,並可從前面走到後面,幾乎是從左前方一直走到右後方。您沒法在傳統耳機體驗到這種效果。這種體驗簡直精彩絕倫。

- LIVE NATION

您對歌迷即將能夠體驗 360 度實景音效這消息有多興奮?

JESSE MCCARTNEY

我非常振奮。歌迷看到我的反應後,應該也想獲得相同的體驗吧。這是每個人都應享有的體驗。我無法想像為何會有人不想體會同一體驗。現在恐怕很難再用普通產品了。[笑]

- LIVE NATION

您會用哪一個詞語描述 Sony 360 度實景音效?

JESSE MCCARTNEY

嗯,「Audiogasmic」(音訊高潮),應該沒有這個字吧,是我自創的。

- LIVE NATION

就是現在。

JESSE MCCARTNEY

沒錯。

- LIVE NATION

您能夠想象 360 度實景音效對您未來創作新音樂的影響嗎?

JESSE MCCARTNEY

這是一條有趣的問題。混音器可能須因應這項技術作出調整。是的,如果我可以在錄音室製作這種音效,我絕對會行動。得知這種技術後,我會希望探索這種技術能以提升歌曲音效的時刻。日後發展實在令人拭目以待。

- LIVE NATION

瞭解 360 度實景音效後,會否引發您製作新專輯的興趣?

JESSE MCCARTNEY

沒錯。我上一次製作現場專輯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老實說,我對此未有感到非常興奮。我還記得自己曾經想過:即使您可以混合所有音樂,仍有無法控制的東西,要知道現場混音實在非常困難。但是當我聽到效果時,我就知道自己要完成專輯,以便製作現場版本。[笑]

- LIVE NATION

您認為歌迷會喜歡以此格式呈現的音樂嗎?

JESSE MCCARTNEY

如果[他們可以]清晰聽見一切、細味歌曲內外,自然可以感受當中投放的時間和精力。有些細節只因未有刻意突顯及強調而遭埋沒,令您無從得知。如今有了這項新技術,就能夠將所有精彩之處突顯出來;我認為足以令體驗提升十倍。

- LIVE NATION

對於 Sony 為您量度耳朵,以便為您優化 360 度實景音效和提供最好的聽覺體驗的做法,您有甚麼感覺?

JESSE MCCARTNEY

這些年來,我使用入耳式成型耳機做過很多場現場演出。作爲一名音樂人,您會盡量保護您的耳朵,您需要適中的音量和恰到好處的音質。每個人聽音樂的方式都不一樣,每個人在接收特定頻率的能力會比其他人好。如果 Sony 能夠爲您的耳朵和耳膜塑造獨一無二的體驗,那絕對是一項偉大發明,一項空前絕後的偉大發明。

- LIVE NATION

您希望 Sony 接下來會有甚麼進展?也許是您願望清單上的事情?

JESSE MCCARTNEY

天啊,人們應該很快就會在月球上用 Sony 播放音樂。您可不可以將每款顏色的耳機都給我一部?這項技術絕對是一個開始,我們將以它起步。

- LIVE NATION

您對 360 度實景音效還有其他補充嗎?

JESSE MCCARTNEY

如果您能為大家呈獻這種精彩產品,讓大眾可透過大腦各部位體驗音效——我指這項技術可透過正面方式改變大腦的反應——我認為它會改變一切,我認為這項技術會顛覆一切。

jessemccartney-listening-1
jessemccartney-listening-2
360 Reality Audio

瞭解更多關於 360 度實景音效和技術背後的創新音訊概念。

WH-1000XM3-headphones

使用我們的 WH-1000XM3 降噪耳機全面體驗 360 度實景音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