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DALINE 360 度實景音效率先聽賞

我們與 KODALINE 暢談他們的歌曲創作歷程、他們對 360 度實景音效的初次體驗,以及其改變歌手創作音樂方式的潛力。

與 LIVE NATION 聯乘之作

KODALINE 樂隊

KODALINE

左至右:Jason Boland / Steve Garrigan / Vincent May / Mark Prendergast

來自愛爾蘭都柏林的現代搖滾四人組合 Kodaline,是一支另類的結他搖滾樂隊,與 Coldplay、Keane、U2 和 Oasis 齊名。 

2012 年底,該樂隊成功晉級英國廣播公司 (BBC) 2013 年度之聲 (Sound of 2013) 的入圍名單,但最終被 HAIM 樂隊搶奪榜首之位。Kodaline 樂隊在 2013 年 6 月推出了首張專輯《In a Perfect World》,在此之前還有單曲《High Hopes》和《Love Like This》。 

這組樂隊來自工人階級城鎮索茲,成員包括 Steve Garrigan、Vinnie May Jr.、Jason Boland 和 Mark Prendergast。樂隊在 2012 年推出了同名迷你專輯,並計劃在翌年展開全年巡演活動。 

這張專輯在愛爾蘭取得斐然成績,並兩度獲得白金獎,在英國則高踞第三並晉級金牌榜,於歐洲部分地區亦成績不俗。Kodaline 於 2015 年初推出第二張專輯《Coming Up for Air》(搖滾歇息)。 

他們的專輯在英國排行榜高踞第四位,另有推出單曲《The One》(愛是唯一)和《Honest》(愛的真相)。在 2017 年的夏天,樂隊以單曲《Brother》(兄弟)和迷你專輯《I Wouldn't Be》(不會是我)回歸。翌年,他們推出單曲《Follow Your Fire》(追逐您的夢),現已收錄在他們第三張流行專輯大碟《Politics of Living》(生命哲學)中。

「音樂就是聽得到的感覺。」

- LIVE NATION

謝謝你們接受訪問。您能告訴大家 Kodaline 樂隊是怎樣開始的嗎?您從甚麼時候開始想將音樂化為事業?

STEVE GARRIGAN

我和 Mark 由青少年時期起就一起表演,主要翻唱別人的作品。但當我們逐漸沈醉音樂,便開始親自作曲,並於觀眾面前表演——演唱給任何願意聆聽的人,不過當時大部分人都沒有興趣,實在時世艱難。[笑聲] 但我們熱愛音樂、填詞、錄音和表演。如今我們有幸到世界各地巡迴表演,實在太奇妙了。

- LIVE NATION

可否談談您為何能夠堅持下去?

MARK PRENDERGAST

我們創作了幾首歌曲,便對而信心十足。我們告訴自己,一定要讓其他人聽到這些歌曲——我們要推出這些作品。成為音樂人多年以來,每當告訴別人自己從事音樂工作,以及這正是自己想從事的行業時,對方往往由一開始就不會對您抱持信心。在確實成事之前,總看似永遠不可能發生。但當事態真有起色,我們開始推出音樂,另有觀眾前來欣賞表演時,我們意識到只要有歌迷支持,大家絕可持續獻身音樂。

STEVE

有史以來最偉大兼最奇妙的感覺,就是聽到別人唱出自己的歌曲。在現場氣氛的感染下,效果簡直精彩絕倫。

- LIVE NATION

現在您們歌迷眾多,肯定感覺良好!

VINCENT MAY

是的,[我們曾]到只有一百人在場的小型俱樂部表演。如今可到能容納幾千人的場地表演,實在難以比擬。我們從不視之為理所當然。

- LIVE NATION

秉承這種精神,創作音樂現時對您有何意義?

VINCENT

我認為這就是一切。

STEVE

是的,音樂就是一切,也是我們的熱情所在。我無法想像世界並無音樂。

VINCENT

我想像不到除了製作音樂,我們還可以做甚麼。這是世上最好的工作。[笑]

STEVE

還有一個更好的說法,但這有點,嗯,我無法形容…

MARK

繼續…

STEVE

「音樂就是聽得到的感覺」——這是我的想法。對吧,他只會取笑我。

VINCENT

不,這是妙不可言。

STEVE

有時,您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情感,可以透過歌曲描述並傳達。

MARK

能夠以對我影響甚深的事物編寫歌曲,令我們的作品往往教人聯想到許多時刻——既有艱難時分,亦有美好時光。若然無法編寫音樂,我們就不會舉行巡迴演出。音樂製作就是一切,是萬事的起源。

kodaline-play-1
kodaline-play-2

「音樂對每個人來說均意義不同。但當您能夠聚集眾人,並聽到他們在您面前唱出自己的作品時,可謂天下最美好的感覺。」

- LIVE NATION

如何將所有感覺融入音樂創作中,並轉化為現場表演?

MARK

在我們最後一場音樂會上,前排有一位女孩子淚灑當場,但她在整場表演中看起來很開心。此外,有許多歌曲顯然對她意義深遠;但她身旁的人卻只管大笑和拍手,盡享愉快時光。音樂對每個人來說均意義不同。但當您能夠聚集眾人,並聽到他們在您面前唱出自己的作品時,可謂天下最美好的感覺。

STEVE

是啊,感覺非常驚人。

- LIVE NATION

歌迷對您有多重要?

STEVE

幾乎每一場演出的尾聲,我都會說,非常感謝每一位到場的觀眾。沒有歌迷,我們就無法繼續演出;我們可以寫歌,但沒人聆聽;我們可以表演,但沒人欣賞。[笑聲]沒有歌迷,我們甚麼也做不到,所以非常感謝歌迷的支持。

JASON BOLAND

可獲歌迷支持實在非常幸運,要知道我們在事業上經歷許多轉變:我們經過過變換風格、轉變方向,更離開過一段時間。但每次我們回歸時,歌迷都從未離去——全準備好再次會面,出席我們的現場表演。

- LIVE NATION

您們仍喜歡不時舉行較小型的表演。走進小型俱樂部面向觀眾,似乎是向歌迷致敬的方式。可以談談那種體驗嗎?

STEVE

我想正如 Mark 先前所說,一位歌迷流淚的同時,另一位可能會開懷大笑。您可以在小型俱樂部中看到這種情景,但在較大的場地就會錯失這種細節。當中確有其特別之處,我想應該是能感受到與歌迷更緊密連繫吧。

MARK

如果您在俱樂部表演,比如是有 200 名歌迷在場的小型俱樂部吧,音效會比在成千上萬人面前表演時響亮得多——後者與觀眾相隔太遠了。在俱樂部內,細小的房間可凝聚更多能量。因此,在 [剛過去] 的夏天,即使我們會到各地舉行的大型音樂節表演,隨後仍會到小型俱樂部演出。箇中得著與在大型表演的體驗無異,我們很高興能夠兩者兼具。

- LIVE NATION

來談談您的最新專輯《Politics of Living》(生命哲學)吧。與過往相比,這張專輯的音效和曲風都略有不同,可否告訴大家為何要在這張專輯中如斯探索——與不同的製作人合作,在錄音室打造不同的音效?

STEVE

我們製作這張專輯的初衷就是要走出安逸。我認為作為一隊樂隊,我們的舒適安逸在於爵士情歌,而且製作較為樸實無華。我們有機會和很多出色製作人合作,每位製作人都帶來了新事物,引領我們認識全新的音效世界。雖然有很多歌曲最終被我們放棄了,但我們仍然很享受創作這些歌時作出的各種嘗試,我們從中獲益良多。

我通常會走到鋼琴前直接作曲,或者拿起結他隨便自彈自唱。我們其中一位製作人只需坐在手提電腦前,便可運用各種古靈精怪的音效開始作曲。這是一種截然不同的作曲方法,卻令人拍案叫絕。我們為這張專輯感到自豪:大家竟然可以走出自己的舒適地帶,嘗試不同方法、發挖全新音效,這個精彩過程實在妙不可言。

JASON

是的,我們想在《Politics of Living》(生命哲學)改變一下風格。能與新製作人合作實在機會難得,亦能推動我們走往不同方向。

MARK

在這張專輯中,我最喜歡《I Wouldn't Be》(不會是我)的音效,就只剩我們四人的聲音,別無其他。第一次在錄音室收聽時,我就覺得非常動聽、全無花巧。先由 Steve 走進錄音室唱他的部分,我們再逐一進入錄音室唱自己的部分。就只有我們四人的歌聲,實在令人鼓舞,效果非凡。

- LIVE NATION

說到探索聲音,您對 Sony 的全新 360 度實景音效技術有何看法?這技術讓您能夠將聽眾置於混音的中心,並移動四周的音效。您認為它是否能夠透過音樂,訴說出自己過往無法傳達的心聲?

STEVE

畢生難忘。

VINCENT

這是一種全新方法,好比大家首次使用多軌錄音或類似…

STEVE

配音。

VINCENT

配音!這是擴闊境界的方式,一種全新的方式……

STEVE

…聆聽音樂。這可能是創造音樂的全新方式。

VINCENT

是的,它有可能徹底改變編寫音樂的方法、混音形式或使用者的體驗方式。這項技術有機會改寫生活。

- LIVE NATION

錄音期間,可於合適時間產生合適音效對一首歌曲有何作用?

STEVE

可於合適時間產生合適音效,等同令一首歌曲百分百大功告成。起初往往未有合適音效,後來則略有眉目,直到突然出現合適效果,而且是「嘩,太驚人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保留它」這種感覺,就等同完成一首歌了。

JASON

好比找到能夠[打開]鎖的鑰匙。

STEVE

沒錯,抑或是最後一塊拼圖之類。太奇妙了,合適音效實在非常重要。

- LIVE NATION

錄製歌曲後,適當的混音可為聽眾帶來甚麼效果?

MARK

恰到好處的混音效果相當重要。我們收到在錄音室花了好幾週時間才錄好的歌曲,我們當時都很滿意這些歌曲。[然後]當您在電郵中收到歌曲時,您會想,天呀,我們開始吧;當您按下播放鍵,您馬上知道那裏不對勁了:這首歌的精髓不見了。但您仍然相信您失去了信心的歌曲,最終還是會得到恰當的混音處理。哪天您再聽一次歌曲的混音版本,您突然可以理解混音師在聽您的歌曲時在想些甚麼,然後您改變想法,促成了大家聽到的最終版本。

STEVE 

[混音]可以成就或破壞一首歌曲,可說是舉足輕重的元素之一。

MARK

我毫不妒忌那些負責混音的人,即使負責混製現場音效亦然。混音太困難了,主要涉及個人觀感和看法,像要致力找出應可配合大眾的音效。若然有幸遇到出色的混音工程師,絕對要抓緊不放。

VINCENT

沒錯。

kodaline-play-3
kodaline-play-4

「[360 度實景音效] 讓您體驗不同境界:帶您走出房間,彷如親臨演出會場。」

- LIVE NATION

各位,好的,現在你們有機會戴着耳機體驗 Sony 360 度實景音效,你們覺得怎樣?

STEVE

這與我過往的體驗截然不同。我試試形容吧——就像置身表演場地一樣。

VINCENT

感覺就像自己正在打鼓一樣,足以奠定一切。低音效果實在美妙,恍如正在台上表演。

STEVE

真令人難以置信,我的意思是…

MARK

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

JASON

房間內百感交集,現在您可以感受到當晚房間內的情況。

STEVE

它可讓您體驗不同境界:帶您走出房間,彷如親臨演出會場。

- LIVE NATION

透過 Sony 360 度實景音效收聽自己的音樂感覺如何?

MARK

我對未來感到非常興奮。我期望見證它的發展方向,並會如何影響音樂發行。如果可以透過這種聆聽方式推出,我認為會徹底改變遊戲規則。

VINCENT

對了,實際上我們把它當作一種音樂形式來討論,[不禁讓我]想象將 Led Zeppelin 或 Beatles 樂隊的經典歌曲用這種方式來進行混音。

STEVE

試想像參出席現場表演的情況!

- LIVE NATION

您有一個特別喜愛的時刻嗎?亦即以您聞所未聞的方式,突然湧現的驚喜瞬間?

JASON

我想是開場吧。我們每晚都會聽到觀眾向我們尖叫,正如 Steve 先前所言,那是世上最棒的感覺。現在人人都可以體驗到我們在舞台上的所聽所聞。

MARK

感覺實在[太]逼真了。我們才剛完成巡迴表演,但這項技術令我們彷彿重返其中。對從未在許多觀眾面前表演的人來說,這項體驗應該最為貼近了。

- LIVE NATION

您是否為歌迷能夠獲得這種體驗感到興奮?

STEVE

當然,足以令人留下畢生難忘的好印象。

VINCENT

這項技術令我們嘆為觀止;正如他們所說,如果觀眾或歌迷亦能有所體會,確實非常難得。

- LIVE NATION

這條問題不易回答:可以試用一個詞語描述 360 度實景音效的體驗嗎?

JASON

醉人。

STEVE

沒錯,非常貼切,「醉人」這個詞用得好。

VINCENT

有,令人驚嘆。

STEVE

逼真。

JASON

實在醉人,正如置身其中。

MARK

Vivid.

kodaline-listening-1
kodaline-listening-2

「我認為 [360 度實景音效] 是音樂製作和錄音的全新方式。」

- LIVE NATION

有了 Sony 的 360 度實景音效,會否啟發您以不同方式創作音樂?

STEVE

我認為這是一種全新的音樂製作和錄音方式。

MARK

每當您在錄音室時隨意播放音樂時,都可以將聲音位置調左調右。但您知道在 [360 度實景音效] 中,您可以將聲音調到任何位置嗎?

STEVE

這有點不可思議。

JASON

我們嘗試以 360 [影片]技術拍攝多個現場表演,有關體驗從未應用到影片身上。但我認為若以 360 拍攝現場表演,再[配合]適當音效,將可締造全新體驗。

STEVE

是的,這是未來。

- LIVE NATION

您認為這對歌迷有何好處?

VINCENT

我認為好處在於,他們可聽到[更多]我們每晚在舞台上都會聽到的現場音效,這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如果我們無法邀請全部歌迷……

MARK

您可以嘗試……

VINCENT

...這會是空前絕後的偉大產品。

MARK

這純粹是一種感覺。起初戴上[耳機]時,我需要花點時間摸索,確實感覺難以形容。

STEVE

實在難以言喻。但我認為對歌迷來說,即使是未曾看過我們現場表演的歌迷,亦能體驗親歷其境的效果,實在不可思議。

VINCENT

但別忘了還是要來表演捧場。

JASON

沒錯。

STEVE

沒錯。

JASON

如同置身現場一樣精彩。

MARK

效果如同置身現場一樣精彩,不要打破我們的飯碗。[笑聲]

- LIVE NATION

您還會經歷量度耳朵的過程,以優化 360 度實景音效帶來的體驗。就 Sony 為每位聽眾打造個人化體驗來說,您有甚麼看法?

JASON

我認為背後的技術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他們已經邁出了我認為不可能的一步。技術人員居然能夠對應您的大腦運作模式,並配合每個人的不同之處。由於我比較高,Steve 在現場聽到的演出顯然與我聽到的不同;現在則可以透過耳機體驗,實在令人興奮。

VINCENT

是的,發生這種事確實有點瘋狂,進展速度更非常快速。如果可以根據個人情況調整應用程式設定,相信會是妙不可言。

MARK

感覺超乎現實,完全耳目一新,我非常喜歡。

STEVE

這種感覺雖然難以形容,但我很同意他們所說,未來看來妙不可言。

KODALINE-Vincent
KODALINE-Steve
360-reality-audio

瞭解更多關於 360 度實景音效和技術背後的創新音訊概念。

WH-1000XM3

使用我們的 WH-1000XM3 降噪耳機全面體驗 360 度實景音效。